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徐江的剧评、娱评及文化批评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徐江 文化批评家、诗人、作家。现居天津。徐江也是1990年代兴起的“文化酷评”的最具代表性的评论家之一。 毕业于北京师范大学,多年从事媒体策划及编辑工作。先后在百余家媒体开有专栏。著有文化史《启蒙年代的秋千》,批评集《十作家批判书》、《十诗人批判书》,随笔集《爱钱的请举手》等多种。另著有诗集《杂事诗》、《杂事与花火》、《我斜视》等六种,有作品被译为英、韩、日、西班牙等文字。

文章分类
网易考拉推荐

关于鲁迅文学奖答春城晚报  

2010-10-24 23:56:30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1、文学越来越边缘化,但从官方到民间,文学评奖活动却有增无减,对此您怎么看?对鲁迅文学奖,您又有何评价?
徐江:
作为一个行业,文学从古至今一直不是主流。因为古代识字的人就有限,民间或统治阶级中会创作的人就更有限。之所以过去大家会有“主流过”的误解,原因有二:
一是因为科举制。科举制在农业时代几乎是知识分子的唯一出路,文学不过是科举和仕途中的才艺妆点而已。有时让作者在执国者面前邀宠、在同类前争名;有时则惹来杀身之祸。有一个最明显的事实大家经常忽略,即便是在古代,一流的诗人、散文家,在仕途上多数依然是失意的,他们的经济状况也依然是不乐观的。
二是1980年代。文学作为“时政工具”的陈规陋识还没有散去;文化经过了多年的停滞重新启动,文化饥民们一下子陷入了“暴食暴饮”;娱乐业当时因为受到限制,并不发达……
各方面一综合,对文学的错爱自然便产生。而伴随着社会生活、社会分工日益回到常态,文学自然会回到它应该呆在的地方。
鲁迅文学奖在我的理解,是个准行政性的奖项。它首先与鲁迅没有一点关系,其次与文学的关系也大为可疑。一个典型的例子便是:每一届鲁奖出来,总有些获奖者在媒体和网络上遭到质疑,但是我告诉你一个更可怕的事实:即使那些被质疑得最凶的作品,在各自所从属的那一届,水平都还可能不是最差的。鲁奖的质地,也由此可见一斑。
2、眼下,国内城市文化建设大热,文学在此活动过程中能起什么样的作用?文学创作(精神)与城市建设(物质)有怎样的关联?“国强民富文兴”之说符合逻辑吗?
徐江:
所谓文学在“城市文化建设大热”应该扮演一个什么角色,这应该是社会学家或文化管理机构考虑的事情,作家绝不应该从那么功利的角度去思考自己的行业。
文学创作、尤其是现代美学追求指向上的文学创作,当然与城市的人群生态有着息息相关的意义。不过,人们还应看到,世界上的文学,不止是与城市息息相关,它也与城镇、乡村同样息息相关。一句话,有什么样的人类生存环境,就会产生出什么样的文学。
中国内地过去没有多少人去关注城市人群生态与文学内在气质,现在这种关注忽然变多了,这与这些年处在扩张中的城市化有很大关系。说到底了,还是“经济基础”在决定“上层建筑”。不过现在作为“上层建筑”一部分的文学,惰性和被动因素都过于强烈,尤其是媒体关注到并乐于将其等到版面上的那些,基本上已属于媚俗、媚官、媚学院体制的部分了,有时甚至三者同时都在媚。这种献媚的、帮闲的“文学”,其实恰是文学的敌人。
说到“国强民富文兴”,我前几天在河南参加“中国重阳文化节”,在一个诗歌理论研讨会上正巧提到类似的话题:唐诗为什么享誉世界?而先秦散文、魏晋古体诗乃至宋词却都不能引起同样的关注?唐诗本身的丰富、美学上的特质,这固然是一个决定性因素;唐代政治和文化的开放、经济的繁荣、它的赫赫武功、成熟的国体制度、以及大唐国力在东西方世界上所处的强势,这些都迫使周边乃至后世在研究它政治、经济成就的同时,不得不以一种仰视的心态再去观察它的文学,以及文学王冠上最璀璨的明珠——诗歌!这样一种优势,是中国另外几个文学辉煌的时代所不具备的。
接受美学告诉我们:人们总是首先去注意那些最醒目的事物。这也是现代社会中一些文人偏爱炒作、行为越来越带有商业化色彩的原因之一。那么一个国家国力的强势,肯定会帮助它文学方面的信息,传抵到更广大的接受者前面。为什么整个20世纪中期,国人有那么强烈的苏联文艺情结?而为什么从1980年代至今,我们对美国文艺的引进,又远远超出了其它语种?上面说的,正是它们的答案所在。
但与此同时我们还有注意到文学的基本规律:它能否得到最大限度的传播和关注,虽然取决于一个社会的物质繁荣与强势,但传播之后能否留住,还要看文字本身所具备的品质。而这种品质,实在有赖于一个时代天才作者的多少,以及他们是否被默许拥有言说上的自由。别忘了,亚历山大时代的马其顿、阿提拉时代的匈奴、第三帝国时代的德国、侵华战争期间日本,都没有留下多少值得记忆的文学作品。甚至连拿破仑时代的法国,除了萨德和博马舍,也再没什么亮眼的作品。文学乃至整个文化的真正兴盛,不止冀望于国运和社会繁荣,根本还在于对人们思考和想象的松绑与解放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00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