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徐江的剧评、娱评及文化批评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徐江 文化批评家、诗人、作家。现居天津。徐江也是1990年代兴起的“文化酷评”的最具代表性的评论家之一。 毕业于北京师范大学,多年从事媒体策划及编辑工作。先后在百余家媒体开有专栏。著有文化史《启蒙年代的秋千》,批评集《十作家批判书》、《十诗人批判书》,随笔集《爱钱的请举手》等多种。另著有诗集《杂事诗》、《杂事与花火》、《我斜视》等六种,有作品被译为英、韩、日、西班牙等文字。

文章分类
网易考拉推荐

与香港诗人君临漫谈内地和港台文化名人 一  

2010-09-05 12:56:36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

 

 

时间:2010年9月

场所:葵文学论坛

 

 

一、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李敖

 

君临:

李敖的书,我看过不少.他看书之多,令人惊叹,他还在他的书上注销他的全裸照,给人学识渊博而为人坦荡荡的印象.

 

 

徐江:

六、七年前我在南方编报纸,当时他们还有过一个策划,想通过熟人约李敖和我对骂。我说估计骂不起来。

一是李敖一般出书时才出来骂,而且内地的事一般都夸,大约市场太大,放不下俗念,想再多赚些养老钱
二是我比较欣赏他谈内地以外的大部分著作。而且如果我写了一本书,不会出去和人对骂,关起门来对着样书,放放莫扎特或随便一张爵士乐慢慢享受就是了。
后来策划的人先撤了,这场阳谋终于也就没成。

 

 

君临:

哦?若骂上,徐兄认为结果如何?跟李敖骂战,是件苦差,他的搜证工夫太强了。他曾详细指出柏杨写的某本中国历史书有数十处搞错了。

 

 

徐江:

结果我不知道。反正他说的我基本都懂,我说的有许多他不懂。因为他不写诗,敬畏之心也被污染了。

 

 

君临:

对!李敖的诗不好,这是他的死穴.而且,他不知道自己的诗写得很差。

 

 

徐江:
小说也差。他以为这两个他都行。就像他老在文章里说自己床上行。上帝对人真是公平的——即便你是一个大师!

 

 

君临:

他的小說不象小說.那本《北京法源寺》根本是對話集。

 

 

徐江:

对话好的人,叙述不行。叙述好的,对话又不行。这是当代作家不及五十年代以前作家的地方。

看过一文,好像台湾学界公认一点:“李公整合资料的能力天下第一”。这话有点酸,其实他的时政文字比鲁迅要更狠些。但惟其狠,投入也就更多,靠近政治人了,远离了思想者的睿智,和作家对个体的亲近。谈的大多数是大话题,但对立面一旦随时间瓦解,文字也就多剩下史料和缅怀意义了。

李敖说他白话文排第一,而且前三都是他。这话说小气了,带出东北大茬子味。作家里白话文好的太多,他能不能写过张承志都很成问题。

要是仅评百年政论文,他和金庸也只能去争二、三,第一是老毛,没商量。

李大师是个人很复杂的人物。借用郭德刚自评的话,他也算是咖啡与蒜末共饮式的人物。兼有学者、战国时策士与弄臣、清客的一面。

 

 

君临:

哈哈.老毛都搬出来了.李敖令我佩服的是,他敢于承担。他说过,即使要坐牢也绝不离开台湾,战斗到底。文笔方面,张承志没有李敖的幽默感。

 

 

徐江:

老毛是大文章家。谈政论文尤其是。金(庸)也好陶(杰)也好,文字在他面前都像提篮小贩,因为本就不是政坛之人。外行充内行罢了就像我谈影视和足球。

毛文的内容估计你不一定感兴趣,但不可因人废文。建议你找些好好读读,至少也是另一种历史文献。何况没有他的“新华体”,内地作家就跟港台一样。都是环保绿的娘娘腔了。

至于幽默感,我不推崇作为评判文字的标准。如果硬比,港台没一个作家幽默感在郭德刚博文之上的,但郭终归不是作家,而是戏子。把幽默感作文章要素,是英语的污染,林语堂那个年代就提倡过。我始终认为,把修辞手段当成“主义”是很滑稽的一件事。就跟我们世界对“意象”和“隐喻与否”的争执一样。

 

 

君临:

我没有轻视老毛,只是没兴趣看.最近李敖为了捧儿子李戡,训了韩寒两句. 徐兄有留意这段吗?
几年前伊沙、浩波不也跟韩寒吵过吗?

 

 

徐江:

那是两个范畴。伊、沈是申诗歌乃至文明大义,那爷俩却是出来卖书赚眼球的——虽然也还过瘾。

我还是觉得小李可怜,才二十来岁,就因为家境熏陶,被早早送到媒体的虎口前来了。年轻人都渴望热闹,但最有益却是寂静中的修练。每想到此,我很感激我成长年代的默默无闻。

 

 

君临:

還有他女兒李文,也"被老父威名所迫"寫雄文,但水平差太遠了。

 

 

徐江:

李文可能是另一个问题。在美国成长的人跟我们理解的许多地方不一样。比如她跟人打官司、她出书,这都是再普通不过的事。是一个人的基本权利。区别只是,她使用了,我们没使用,或者还不懂得怎么使用。书的价值如何当然要另说。在美国写书的人很多,但不一定每个写书的人都是文学意义上的“作家”。李文那本当然也在这一类。

 

 

君临:

再提两个香港奇才。李天命,将逻辑学通俗化普及化的哲学名人,他在香港,非常出名,其著作已有简体字版本.师承牟宗三.

马鼎盛,军事理论权威,文革通。讲军事,连陶杰也说不过他。他的母亲是南方粤剧界第一人——红线女.红线女在南方戏曲界之地位相当于北方的梅兰芳。

 

 

徐江:

估计也就是百家讲坛式的文化普及名人吧。红线女我听过,粤语不灵,但地方戏从小听了不少,还有福建的高甲戏。

 

 

君临:

这两人有真材实料的,尤其是李天命.我估计此人死后,会名留青史的。

 

 

徐江:

那只有等他死后再说吧(不是咒人家,是指著作价值的评价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8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